斗牛输钱:正沟通退改事宜!

文章来源:喜事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20年01月23日 22:40  阅读:0725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天完全黑了下来,路幽静得吓人。树枝上偶尔一声猫头鹰的悲啼,或斑鸠的一翅扑棱,都会让人毛骨悚然。中午我和爸爸赌气没有吃饭,他那凶神恶煞的面孔让我对这个家失去了兴趣,于是我想到了离家出走,气冲冲地离开了这个让人生厌的家。究竟要去哪里,我自己心中也没有目标。远处投来一束灯光让我警觉起来,我想起了小说和电视剧里的恶人抢劫,毕竟我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女生,于是躲在路旁的树后悄悄地观察起来。一个老大爷拖着一辆车慢慢地走来,前面一位老太婆用手电给他照路。我这才放心地走了出去,却把他们吓了一大跳,原来他们是在前面的集镇上卖完烤红薯回家的。老太婆见只有我一个人,她攥紧我的手生怕我逃跑了似的询问情况。我如实地回答了她的提问,她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从灶膛里拿出了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塞到我手中。我推辞不要,其实肚子饿得咕咕直叫,只是口袋里没有钱的一句托词而已。小姑娘,吃吧,想必你也饿了,这红薯是送给你的,不要钱!老大爷温和地说。谢谢了!我话没说完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。他们见我吃得吧嗒吧嗒作响一副馋相,老两口于是笑了起来。我一边舔着手指上沾着的薯泥,一边不停地道谢,这时老太婆发话了:你吃了我一个红薯就千恩万谢,那你的父母养育你十多年,你该吃了他们多少粮食,怎么就为一句不中听的话就离家出走,你觉得这应该吗?我愣住了,痴痴地望着老太婆,咀嚼着这简单而富有力度的话语,刚刚还愤愤不平的心霎时变得内疚起来,我无言以对,只是低下了尚存余怒的头。小姑娘,回家吧,你爸妈肯定会着急的,说不定他们在四处寻你。老大爷劝慰我说。我们同走一段吧,等会我们到家后再送你一程。老太婆拉着我的手往回走。夜更深了,我帮老大爷推着车子往回走,寒风迎面吹来,也没有那么刺骨。猫头鹰偶尔的一声啼叫也不再那么悲凉,斑鸠的扑棱也仿佛是在用暖翅给它的孩子遮挡风寒。我聆听着车轱辘的转动声,它和北风的呼啸声交织在一起,好像奏响了一首回家的进行曲。小翠!小翠——,前面传来了熟悉的呼喊声,我知道那是爸爸妈妈撕心裂肺呼唤。滚烫的泪水抑制不住从眼眶中涌了出来,情不自禁地大声回应:我在这——我在这——我和老大爷、老太婆齐声回应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我仿佛一下子长大了许多。这冬夜幽深的小路呀,它留下了我美丽的记忆,留下了我深深的成长足迹!

斗牛输钱

从前,当我还是一名小学生时,我认为:礼,就是礼貌,就是尊敬师长,就是团结同学。每天早晨,当我在阳光明媚的校园中遇见老师时,我就会正经的向老师敬一个少先队礼,并大声说:老师,您好!每天下午,当老师宣布放学时,我也会飞速跑到老师身边,大声说:老师,再见!就因为这一件小事,人人都说我是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,在学校,老师会用欣慰的眼神看着我;在家里,父母会用疼爱的眼神看着我。那时,礼对我而言是简单而纯粹的:一个动作,一句关怀,一个微笑……

品味唐诗宋词,使我领悟了其中的奥妙:这里有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的清静淡雅,有举头望明月的不舍思乡情,有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的战士悲壮之情。这些景色,我都能从书本里体会到。

渺小的飞虫,你若要限制它的自由,仅需用一根手指摁压住它脆弱的甲壳。因为它只会无力地震动它透亮的虫翼,很快便放弃挣扎,然后听天由命。




(责任编辑:伊彦)

相关专题